淘寶集運倉客服
淘寶集運倉客服 » 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之變” 背後的祕密

世界製造業大會江淮線上經濟論壇明日 正式啓幕,將面向全球觀眾線上同步直播

產業與城市,到底是何關係?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每一次產業的提升或變遷,都會為社會發展帶來全新動力,進而帶來一座城市的改變;而城市的歷史積澱、文化氛圍、演進歷程等則為這種產業之變、城市之變打上了鮮明的“烙印”。

“工業立市”,這是合肥人耳熟能詳的名詞,也是城市繪就未來的“底色”:新型顯示產業“無中生有”匯聚千億產業集羣;集成電路產業“小題大做”點亮“中國芯”;新能源汽車產業“推陳出新”形成造車新勢力;中國聲谷將合肥聲音傳遍天涯海角;量子通信技術產業化一路領跑……

當“後浪”進擊成“前浪”,一批新興產業成為引領發展的新動能,合肥也尋找到了“產業與城市”的“新共振”。

此時,問題彷彿有了答案:城市孕育了產業,產業塑造了城市,這或許就是今日“合肥之變”背後的祕密!

9月4日上午,一列由合肥開往俄羅斯的中歐班列經二連浩特鐵路換裝場緩緩駛向國門。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

9月4日上午,一列由合肥開往俄羅斯的中歐班列經二連浩特鐵路換裝場緩緩駛向國門。 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

無中生有 “屏”添動力

9月5日15時08分,X8020次中歐班列從合肥北站物流基地緩緩駛出,直奔法國杜爾日車站。

“合肥-杜爾日”線路全程12000餘公里,運行時間長達16天,這是合肥中歐班列開通後又一條全新線路。首趟班列發運的86個標箱中,貨重243.87噸,滿滿當當的冰箱、冰櫃。毋庸置疑,“合肥造”在家電領域早已成為一張“名片”。

這張名片的背後,一個產業曾帶動一座城的崛起。

“向東,納不進東部沿海開放地區;向西,擠不進西部大開發戰略。”30年前,合肥一度面臨着“中間塌陷地帶”的危機。彼時,沿海發達地區的產業轉移給予了它第一次轉型的機會——本土企業美菱、榮事達、小天鵝強勢崛起,國內頭部品牌海爾、美的、格力接踵而至。

第一個十年,家電產業的繁榮給困頓中的合肥帶來了首個千億產業,“工業立市”的合肥儼然成為全國最大的家電生產基地。

當時的合肥並未頂着“家電之都”的頭銜享受“小富即安”的舒適,精準毒辣的投資眼光一直在搜尋下一個目標——如何破解家電產業“缺芯少屏”之痛?

京東方

京東方

2006年,機會來了,這一年合肥主動向京東方伸出橄欖枝。

當時的京東方“傷痕累累”,液晶面板的4.5代線和5代線在國外液晶巨頭降價的衝擊下,舉步維艱。更岌岌可危的是,6代線的研發開建因資金缺口巨大面臨夭折。

對於京東方,合肥拿出了百分百的誠意——舉全市之力投資建設液晶面板6代線。曾有報道如此分析:“當年,合肥政府的財政收入只有300億元。這場豪賭,幾乎是以合肥全年財政收入的80%作為賭注。”

握牌在手,能不能打好要看城市的能力。

2009年,京東方6代線開工建設。以這一年為起點,合肥趟出了一條顯示產業發展壯大之路,先後建成了國內首條TFT-LCD6代線、首條採用氧化物半導體技術的TFT-LCD8.5代線、全球首條10.5代線以及國內最大規模OGS觸摸屏生產線……

從此,“中國屏”可在“合肥造”。

“合肥是我們的福地,也是我們合作商的福地。”十餘年的親密合作,讓京東方科技集團副總裁、合肥區域總經理張羽深感當初的決定是對的。他説,京東方與合肥結下了深厚的情誼,真切地感受到了合肥這座城市的温度、熱情。

他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表達對合肥的好感。

一個企業與一個城市,彼此成就,產業與城市之間又何嘗不是如此。如同多米諾骨牌引起的連鎖反應:京東方紮根後,彩虹、康寧、三利譜、住友化學、法國液空等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新型顯示產業龍頭企業隨後紛紛入駐。

無中生有,“屏”添動力,這是合肥出牌的“第一招”。

今日合肥,新型顯示產業整體規模、創新能力、本地化配套水平均已在國內居於領先水平,正在成為國內面板產能最大、產業鏈最完整、技術水平一流的集聚發展區。

在知乎上,網友列出的數據也給予了最直觀的比較:

深圳,曾被譽為“中國發展最快的城市”。1995年到2006年,深圳的GDP從842億元漲到了5814億元;同樣的時間跨度,合肥從2005年的854億元發展到2016年的6274億元。2019年,合肥的GDP已經增長至9409.4億元,距離“萬億俱樂部”僅一步之遙。

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才是手段;

風狂雨急時,立得定,方見腳跟。

從“追隨者”轉向“領跑者”,這個城市認定了一種理念:最好的風景,永遠在奔跑路上。

京東方2

小題大做 “芯”光燦爛

入秋後的城市,怡然自得。合肥綜合保税區大禹路和西淝河路的交口,藍色“晶合集成”四個大字在斑駁的樹影中格外顯眼。

白駒過隙,晶合落户合肥已有五年。2015年10月20日,總投資128.1億元人民幣的合肥晶合在新站高新區正式奠基開工。如果説,京東方成功落户合肥,打破了中國長期以來的“缺屏之痛”,那麼晶合集成項目選擇合肥,則可以説是消除了“少芯之難”。

2016年11月16日,主體廠房結構封頂;

2017年3月1日,首批進口設備抵達綜合保税區;

2017年4月20日,集成主機台設備正式搬入;

2017年6月28日,一期正式投產;

2017年9月25日,0.11微米驅動IC單片晶圓的最佳良率再創新高,並通過客户的產品可靠度驗證;

2017年12月6日,合肥首座12寸晶圓廠晶合集成電路實現量產……

像記錄自己歷史一般,這個城市小心翼翼收藏着一家企業的發展點滴。對於合肥來説,“合肥製造”的晶圓,驅動點亮的不僅是一塊塊面板,更是將合肥市打造“中國IC之都”的夢想之光照進了現實。

芯片,指甲蓋大小,容量卻相當於數十座比薩斜塔。小到手機、電腦、家電和醫療,大到汽車、高鐵、飛機和航天,都離不開芯片這個“心臟”。

“芯”之重要不言而喻,“缺芯”之痛刻骨銘心。

曾經“造芯”的主舞台上,鮮有中國企業的身影,絕大部分市場被韓企、美企等行業寡頭所壟斷。如今在晶合的展示大廳內,一塊“中國芯合肥造”牌匾被懸掛在最顯眼的位置。

中國芯,為何合肥能造?

“以尊重市場規律為前提,把投資引領培育產業放在第一位,找準市場需求、遵循產業邏輯,巧用資本市場以小博大,並能實現‘籌集-投入-退出’全過程把控。”

這套曾應用在京東方項目上的“合肥模式”,再次被啓用。

2016年,晶合落户合肥的第二年,合肥新橋機場南側的一片空地有了“歸屬”。

——按照規劃,一座規模宏大的芯片先進製造廠將拔地而起。不出所料,合肥依然是“投資人”,“合肥長鑫集成電路製造基地項目由兆易創新、中芯國際前CEO王寧國與合肥產投簽訂協議成立,主要股東為合肥市政府與北京兆易創新。CEO朱一明也是兆易創新的創始人,而兆易創新是全球最大的NOR Flash供應商。”

2019年9月20日,2019世界製造業大會首日,長鑫存儲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朱一明在萬眾矚目下發布:長鑫存儲自主研發的10納米級第一代8Gb核心的雙倍數據速率(DDR4)內存芯片已經投產。這一聲“投產”,標誌着DRAM 市場也被長鑫存儲以水滴石穿的毅力,硬生生劈出一條縫來。

故事,遠不止於此。

今年5月,合肥長鑫存儲技術有限公司與美國半導體公司藍鉑世簽署專利許可協議。依據此協議,長鑫存儲從藍鉑世獲得大量動態隨機存取存儲(DRAM)技術專利的實施許可。

長鑫存儲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朱一明表示:“與藍鉑世達成的協議再次表明,長鑫存儲高度重視知識產權相關的國際規則,持續強化知識產權組合。公司致力於通過自主研發與國際合作,不斷增加在半導體核心技術和高價值知識產權方面的積累,並以此為基礎實現可持續發展,穩步提升市場競爭力。”

“一塊芯片,從最初的沙子原料,到最終的成品,中間要經過設計、製造、封裝、測試等諸多步驟。”

今天,“中國芯”在合肥實現了全產業鏈的“謀篇佈局”——依託新型顯示產業基地的建設發展,合肥不斷推動產業縱向橫向延伸。目前,合肥匯聚了力晶科技、通富微電、聯發科技等一批龍頭企業,成為全國少數擁有設計、製造、封裝測試及設備材料全產業鏈的城市。

“芯屏器合”大格局已定,產業助力城市再一次書寫了“百億撬動萬億”的傳奇。

歷經蓄能、釋能、造能,此時合肥,“芯”光熠熠。

晶合集成

晶合集成

同“芯”合力 “鏈”動發展

入選專業機構評選“新一線城市”榜單、被財經媒體稱為“最牛風投政府”、上市企業新增數量居省會城市之首、誕生科創板開板以來首日最賺錢新股……無數讚譽的背後往往潛藏着巨大的發展壓力,多年拼盡全力的狂奔之後,瞬息萬變的時代格局賦予了這座新興城市更多期待。

一朵保持翻滾的“前浪”,無疑需要更為強力的動力勢能。

今年6月,合肥正式啓動重點產業鏈鏈長制,聚焦12個重點產業,由市委、市政府相關負責同志擔任產業鏈鏈長。

這是紮實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的重要抓手:

協調推進重點項目,策劃一批、引進一批、建設一批、投產一批重大項目;建設產業公共服務平台,推動建設共性技術、檢驗檢測等公共服務平台,加大產業鏈公共服務供給;建立常態化服務機制,常態化開展“四送一服”……確保最大限度克服疫情影響實現半年“負轉正”、全年“過萬億”,聚力打造“五高地一示範”。

這是產業發展串珠成鏈,延鏈、補鏈再強鏈的重要舉措:

完善產業發展規劃,理清本地產業發展基礎,提出產業發展鏈發展思路;優化產業政策措施,理清產業鏈發展的具體需求,研究提出支持產業鏈發展的政策措施;加快培育重點企業,大力培育“專精特新”企業,研究建設產業鏈創新型企業庫……12條重點產業鏈“鏈長”將開疆拓土,做到守土有責、守土盡責。

9月4日,一場以“同‘芯’合力‘鏈’動發展”為主題的集成電路產業鏈協同發展對接會在肥舉行,省內外的245家集成電路企業、整機企業代表、各高校和金融機構代表齊聚一堂暢所欲言。

“雖然早出晚歸,但這一趟來得非常值得。”當天,芯原微電子董事長兼總裁戴偉民專程從上海趕到合肥參會,五個小時的交流中,他不僅僅對接了行業企業,還與聯寶、蔚來等家電和汽車產業的龍頭企業交流了供需信息。“事實證明,把企業落户在合肥的這一決定是非常正確的。”在戴偉民看來,鏈長制就像一根線,產業鏈上企業好比散珠,“成串之後更加璀璨奪目”。

產業發展的關鍵,在於“鏈”的暢通。

如何保持暢通,或許也能在這場對接會里找到答案。

缺人?對接會特別開闢了校企對接專區——為了能夠精準滿足企業對人才的需求,中國科大微電子研究院、合工大微電子研究院等高校院所各展所長,企業各取所需。

缺資金?合肥組建了天使投資基金、合肥市產業投資基金、合肥華登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等,打造全產業鏈、覆蓋全生命週期投資體系。

缺原料?缺市場?產業上下游企業“面對面”,聯寶、蔚來等終端應用市場龍頭企業同為“座上賓”。更細緻的是,每一份會議資料袋內,一本供需手冊提前將企業訴求以圖表形式清楚表達。

“根據‘鏈長’的要求,按照集成電路產業鏈發展的需求,我們組織了這次產業鏈協同發展對接會。”市發改委副主任錢文表示,這場對接會並非心血來潮、一時興起,而是籌謀已久。“希望對接會使部門及時解決產業鏈發展中面臨的問題,形成常態化的工作推進機制。下一步,我們將會採用更加靈活多樣的形式,比如組織芯片企業直接深入整機廠,常態化開展產業鏈協同對接活動。”

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配置資金鍊,城市對待產業的態度,一本小小的招商指南或許能夠説明一切——A4大小、長達199頁的指南中,24個合肥市重點發展的產業都被梳理成篇,從產業趨勢、市場佈局、產業政策、產業鏈全景,到目標企業、對接平台,都以文字、數據、圖表的方式一一呈現。

2019世界製造業大會現場。(資料圖)

2019世界製造業大會現場。(資料圖)

值得一提的是,引以為傲的集成電路和新型顯示產業並未納入其中,取而代之的是時下最熱、最具發展前景的細分領域——化合物半導體、功率器件、微顯示產業、OLED……

都説合肥招商引資像“熱刀子切黃油一樣輕鬆”,殊不知,輕鬆的背後是城市產業佈局者對產業發展前景、重點企業和項目的判斷力和決策力,是產業佈局者的專業與擔當結出的累累碩果。

4月29日下午,蔚來與合肥市建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國投招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術產業投資有限公司等戰略投資者簽署關於投資蔚來中國的最終協議,落户合肥塵埃落定。短短几個月時間,這個曾被業界唱衰的車企逆勢翻盤,銷量“長虹”。

10.5%、9.8%、8.5%……7.6%,座標圖上,城市GDP增速緩降,合肥的“步子”慢了下來。

求量更求質,恰好也是這種狀態,讓城市有了更多的定力來堅持產業升級的大方向——從家電產業起步,圍繞“芯屏器合”延伸、拓展產業鏈,將發展思路和行動一以貫之,讓產業協同和集聚效應得以放大。

腹有詩書氣自華,人如此,城亦然。

以產業塑城,合肥發展底氣更足了:12條產業鏈“鏈鏈相扣”,城市發展迎來“熱鏈”氛圍,紮根此地的企業備感“如魚得水”的融洽;以產業興城,合肥人小康生活更美了:吃穿用行,樣樣實現“合肥製造”,足不出市便可享受最優好貨;以產業造城,合肥衝刺目標的自信更強了:尋找自我、展現個性,一顆充滿活力、充滿幹勁的前行之心奮力躍動。

產業變革的浪潮中,不存在“躺贏的項目”,只相信咬定青山不放鬆的盡頭。

按下“快進鍵”、跑出“加速度”,實幹才是最美的語言。“逐鹿”長三角,“浪”在都市圈,唯有具備科學判斷力、果敢決斷力和強大執行力的城市,方能搶得先機、未來可期。

記者 樂天茵子/文 高勇/圖

編輯: 朱芳穎 返回淘寶集運倉客服淘寶集運倉客服
2020年合肥市區高中錄取分數線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