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寶集運倉客服
淘寶集運倉客服 » 生活 » 生活資訊 »

54位青年科學家、頂尖農人齊聚雲南參加農業“人機”對戰

7月20日清晨,全國勞動模範紀榮喜早早起牀,收拾行囊從江蘇鎮江趕往雲南昆明。

同他一起上飛機的,除了鎮江市的幾位草莓種植高手外,還有一大包農家肥和鏟子等農具——這也是紀榮喜為參加第一屆“多多農研科技大賽”決賽,特意準備的“祕方”,並且一下飛機就肩扛到了比賽基地中。

“其實就是普通的油渣,在底肥裏添加了這個,種出來的草莓才更香甜。”紀榮喜説,江蘇鎮江有着三十多年的草莓種植歷史,這次他專門組織了本地的種植高手,在雲南基地參加“頂尖農人VS人工智能”的種植比賽。希望通過精細化管理和豐富農事經驗,能夠和“人工智能”一決高下,拿個好成績為江蘇爭光。

就在7月22日,第一屆“多多農研科技大賽”決賽在雲南昆明正式啓動,經過激烈角逐進入決賽的4支AI隊伍,和來自中國草莓種植強縣的4支頂尖農人隊伍齊聚,54位選手將開展為期120余天的高原草莓“人機”種植競賽,並以此為樣本互相切磋,將“勞模經驗”與“人工智能”相結合,探索出更加本土化的數字農業解決方案。

“這次比賽的初衷,在於探索將國際最前沿的數字農業科技做本地化應用,形成一套可複製、可推廣的模式與經驗,並在中國各大農業產區落地。”中國農業大學副校長龔元石説,數字農業、智慧農業是農業發展的必然之路,希望參賽選手能夠為小農户對接新科技、走向大市場,探索出一條新道路。

120天競賽,勞模與AI同台探索

自第一屆“多多農研科技大賽”啓動招募開始,共吸引了全球超過17支AI隊伍,超過108人蔘與報名。經過激烈的初賽答辯及評審,最終共有AiCU、智多莓、NJAI.莓、CyberFarmer.HortiGraph四支AI隊伍進入決賽。

與他們一起較量的,還有4組來自中國草莓種植大縣的全國勞動模範、人大代表等頂尖農人高手:紀榮喜勞模工作隊、聖野漿果富民隊、豔九天巾幗隊、神農小隊。

7月20日,位於國家高原雲果產業園的大賽基地中,各比賽隊伍成員已早早抵達,與來自賽事支持單位雲南農業科學院的草莓專家阮繼偉博士一起,準備決賽前的草莓苗定植等工作。

圖片1

豔九天巾幗隊的孫鬱晴,正在比賽基地中準備草莓定植用的基質、肥料等物資。攝影/穆功。

來自豔九天巾幗隊的孫鬱晴,生於1996年,是一名“莓二代”,剛剛拿到美國東北大學研究生獎學金。但在雲南的比賽温棚中,她和其他隊員一起,在忙着準備基質、肥料,將雲南省農業科學院育苗基地提供的幾百株“章姬”草莓苗,定植到種植槽中。

從安徽農大植保專業交換到美國科羅拉多州州立大學學習兩年後,孫鬱晴更傾向於繼續學習農業經濟學和計算機。她認為,未來一定要把農業和AI結合起來,至少要先全面數據化。

在旁邊温棚準備的兩位隊長,全國勞模紀榮喜、遼寧省第十三屆人大代表馬廷東,也過來幫忙。他們和豔九天巾幗隊的隊長、“草莓皇后”瀋海燕一樣,對於90後的新農人充滿期待,“大學生唸書多懂技術,還能腳踏實地幹活,搞農業還是有希望的。”

馬廷東牽頭的聖野漿果富民隊中,也有兩位年輕的農人馬東妮、楊遠傑。馬東妮出生於1994年,畢業於東北農業大學園藝學專業,並從事生物改良土壤方向的創業。90後的楊遠傑,大學畢業後一頭扎進了草莓種植領域,目前在東港草莓種植和育苗方向已經紮根了7年。

對於農人隊伍中的90後們,馬廷東希望,通過高規格比賽,能夠歷練更多年輕的草莓種植農人,幫助整個草莓產業更快速的發展,提高競爭力。

圖片2

▲豔九天巾幗隊、紀榮喜勞模工作隊、聖野漿果富民隊等頂尖農人隊伍在比賽基地內。攝影/穆功。

60後與90後兩代農人,通過“多多農研科技大賽”凝聚在了一起,而他們與AI隊伍,也存在着諸多理念相通之處。

“在實際農業生產中,只要幫助農民解決一些實際的小問題,對於品質和產量就會有很大提升。”智多莓隊隊長、建智科技首席專家程飈説,他們隊伍的成員們曾在怒江大峽谷等“三區三州”地區,給村民提供草莓種植的科技支撐。

圖片3

▲決賽開始前,來自智多莓隊的選手正在調試數據接口。攝影/穆功。

這支來自雲南本土的技術強隊,分別由中科院自動化所、昆明農科院、雲南農業工程研究設計院的專家和工程師們組成。在這次比賽中,他們計劃將近紅外光譜分析技術應用在草莓生長上,這項技術此前被公安、化工領域成熟應用,常見於毒品、化工品的無損檢測。

程飈介紹,原理在於將光譜變化同植株生長、病蟲害對應,並通過15項環境參數、7項作物參數,建立起一套草莓PCSE生長模型,並由AI自動作出種植策略判斷。

“用算法訓練機器的同時,也希望可以訓練農人,讓其靈活掌握應用這套技術,讓農民變成技術工人,能夠對草莓生長節點和模型對應,進而提升整個雲南草莓的商品化率和附加值。”程飈説。

對於AI組的整體策略,頂尖農人們則有不一樣的看法。

“就目前技術水準來看,人工智能大規模取代農民尚需時間。”馬廷東説,人可以根據不同環境立馬調整,機器未必,數據積累需要更長時間,並且智慧農業及設施農業的投資回報率並不高。他判斷,AI是農業的未來趨勢,但還需要很遠的路要走。

圖片4

▲比賽基地內,紀榮喜在為草莓定植做前期準備工作。攝影/穆功。

紀榮喜則認為,農業生產中的人工智能應用是必然趨勢。他在鎮江的實驗大棚裏,也加裝了補光、補温、温濕度傳感器,以及水肥一體化設備。“我60歲可能就不種草莓了,將來誰來種?怎麼種?這是個亟待解決的問題,如果人工智能能學習到幾十年的種植經驗,那是最好不過。”

幫農民“種得好”,更要“賣得好”

這次決賽中,各支隊伍種出的草莓,將經歷嚴格的評估:產量及品質、投入產出比、算法及種植策略的先進性等。

“多多農研科技大賽”組委會負責人蘭克介紹,其中的關鍵,在於利用能源及農資最少,種出草莓品質產品最優。這也給AI隊伍提出了考驗。

圖片5

▲雲南省農業科學院的專家團隊為此次比賽準備的“章姬”草莓幼苗。攝影/穆功。

NJAI.莓隊長、南京農業大學教授倪軍認為,利用多樣性傳感器及作物生長感知技術,可以有效減少化肥、農藥用量,提升產量和品質。此前其團隊已在大田糧食作物生產中的氮肥管理領域有成功經驗。

“採用新技術的種植策略,肥料利用率可達到50%以上。”倪軍表示,經過實地測算,畝省水70%、省肥50%左右,相當於每畝地節約了350元,而且還能省下400元的勞動成本。

來自AiCU的隊員、荷蘭瓦赫寧根大學博士生閔錢希曦是雲南人,她希望和隊伍成員一起,探索將最前沿的技術在家鄉落地。

她認為,下一代温室智能控制的模式,將會是基於感知—傳輸—思考的決策模式,通過雙層算法單元讓AI提供更優的解決辦法,“人類的知識和經驗,可以和AI共存,並且用更簡單、更可持續方法為每個人提供優質美味的蔬果”。

 

圖片6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隊員林森(左一)、楊浩(左二)、王英利(左三),正在與大賽技術專家溝通調試環境控制設施。攝影/穆功。

CyberFarmer.HortiGraph隊伍的代表林森有着同樣的觀點。他們在決賽中,將採用基於知識圖譜的温室智慧管控決策方法。簡單來説,就是輸出一套草莓種植決策模型,並根據草莓生長參數和環境參數的反饋,訓練AI進行自動控制。

“當前的人工智能,是大數據和深度學習為代表的弱人工智能,更高級形式則是碳智能和人機混合智能。”林森説,頂尖農人們所擔心的“人被機器取代”問題,並不存在。未來人和AI一定是協同發展、人機共生的關係。

如何讓人工智能、機器人學習到頂尖農人們的種植經驗,進而優化生產管理過程,也是科學家們在這次決賽中關心的問題。

中國農業大學信息與電氣工程學院教授、國際信息處理聯合會(IFIP)農業先進信息處理專委會主席李道亮表示,世界各國農業就業人口呈下降趨勢,中國最為明顯。同時,農業勞動力老齡化問題愈發突出、勞動力在農產品成本比重日趨提高,“未來30年中,農業勞動力將越來越短缺,無人農場等技術突破至關重要”。

這些全球青年科學家及國內頂尖農人的眾多策略和思考,對於主辦方拼多多來説,也是一次深遠的探索。

拼多多副總裁陳秋説,拼多多從成立之初,就不斷努力讓農產品通過“拼”模式大規模上行,而在農產品“賣得好”基礎上,平台還希望幫助農民更加“種得好”。這次比賽,對於拼多多來説僅僅是一個起點,希望全世界的好手們,能夠將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與農事生產結合,為中國眾多的農產品產業帶和小農户,提供一種更低成本、易於操作的數字農業生產管理方法。

“前端技術進步的一小步,可能會解決小農經營主體的眾多難題,並帶來更加穩定的農產品供應鏈。”陳秋表示,拼多多將持續加大在農業領域的資金和技術投入,讓農户有利益、有錢賺,用科技給農產品生產者帶來真金白銀的提升。

編輯: 洪孟晨 返回淘寶集運倉客服淘寶集運倉客服
視頻直播:華美整形杯安徽省第十屆國際胸模大賽總決賽